[经典小说] 龙族Ⅴ:悼亡者的归来 第13章 全民公敌(12) 全文在线阅读

[复制链接] 0
回复
4702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6-4 18:01
  • 签到天数: 162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453

    主题

    626

    帖子

    1742

    积分

    中户型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1742

    热心会员社区居民QQ绑定实名认证

    楼主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分享到:
    发表于 2018-6-4 17:29:04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    楚子航也呆呆地盯着路明非,但这种四目对视的温情维持了一秒钟都不到,楚子航扬手切向路明非的颈动脉,这是用手使用那一招“逆袈裟”。虽然不像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什么手上布满真气不亚于利刃,但混血种的骨骼硬度加上斩切的高速还是足以切开路明非的动脉。
      路明非打了个激灵,清醒过来的时候又把楚子航给锁死了,巴西柔术上花的苦功总算没白费,有阵子他练得疯魔,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把枕头锁得死死的。这种应对纯靠神经反射就能完成,用不着过大脑。
      “师姐……这是?”路明非憋着一口气不放松,使劲仰头去看诺诺。
      诺诺刚想说什么,车身猛地震动,随即失重感袭来,这辆车好像腾空而起了。
      袭击还是坠崖?他们本就行驶在一条盘山公路上,诺诺脸色惨白。
      “床头柜里有镇静剂!”诺诺转身奔向驾驶室,“给他用镇静剂!”
      路明非锁着楚子航,勉强腾出一只脚踢翻床头柜,里面滚出几支针剂来。那是强效镇静剂氯胺酮,邵一峰当时在路明非身上用的药物,对强大的混血种也有效。
      镇静剂已经封好在注射器里,只需要插入血管捏碎顶端的玻璃泡,压缩空气就会自动把药液注射进去,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人都能操作。
      但在路明非这里却难比登天,他要制服的不是一只温顺的小羊,而是一只狂躁的犀牛,这工作其实就跟给犀牛拔牙差不多。
      他一手握着镇静剂,巴西柔术就用不完整了,楚子航猛地一挣,挣脱了他的控制,反过来把他摁在墙上。
      “师兄!师兄!”路明非大喊。
      可楚子航根本就不理会,他喘着粗气,眼睛通红,似乎根本就认不出眼前的人。
      路明非拼尽全力,针管一点点地接近楚子航脖颈处暴突的静脉,终于刺了进去。
      这点疼痛对楚子航来说应该是微不足道,但还是刺激了他,他一低头,狠狠地咬在路明非的肩膀上。
      混血种的咬合肌也远比常人的强劲,路明非眼前一黑,觉得自己是被一条暴龙给咬了,那力道大得能让他肩膀骨折。
      “师兄!师兄!”路明非又喊。
      还是没有用,楚子航死死地咬着他的肩膀不放,又抓着他的手腕,他根本无法碰到那个玻璃泡。
      真的是没招了,咬就咬,谁怕谁?刚刚对打过枕头大战,也不怕更丢脸了!路明非也低头,猛咬楚子航的肩膀!
      疼痛令楚子航松了那么一瞬间的劲儿,路明非闪电般捏碎了玻璃泡,药液瞬息间进入楚子航的静脉,路明非疲惫地抬起头。
      楚子航依然咬着他的肩膀,把他死死地压在墙上,他也懒得反抗了,疼就疼吧,反正也疼得快要麻木了。
      很久很久,久到路明非都算不清时间了,楚子航似乎是松开了牙关,路明非是真的完全麻木了。楚子航缓缓地下跪,路明非也精疲力尽了,被他带着下跪。
     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跪着,楚子航的头沉甸甸地落在了路明非流血的肩膀上,他的眼神一片空白,慢慢地合上了眼睛。
      静了好一阵子,路明非艰难地伸出手,拍拍楚子航的肩膀,又摸摸他的头发。
      ***
      许久之后,路明非才从车后厢出来,回到副驾驶座上坐下。
      房车已经恢复了正常行驶,并无什么意外,颠簸不过是因为高速公路侧方的山体崩塌,路中间多了块大石头,自动驾驶来不及躲避,碾过石头的时候猛震了一下。
      诺诺重新切回了手动驾驶模式,她瞥了路明非一眼,路明非呆呆地看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公路,像是个刚从梦中醒来的人,对周遭的一切都迷迷瞪瞪。
      又过了很久很久,路明非缓缓地弯下腰,双手抱头。又过了片刻,诺诺听到了奇怪的笑声。
      这个男孩用着一个抱头痛哭的姿势,却是失去控制地笑着,一开始他还想努力把笑声控制得小一点,可还是笑得越来越夸张,一边笑一边摇头,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把脸都糊住了。
      那确实是喜悦,也是压力积蓄太久之后终于释放的疲惫,是委屈太久的孩子被这个世界告诉说你其实是对的,你做得一直都对,你没有疯你还是个够意思的兄弟,你守住了义气。
      一切都值得了,哪怕他妈的亡命天涯!
      “那家伙真的对你很好吧?”诺诺轻声问。
      “也不是多特别,他是那种心其实特别软,对谁都会很好的人,什么人的事他都会背在身上,哪怕累得自己喘不过气来……对我好可能也是顺手……不过,你听过大动物和小动物的说法吧?”
      诺诺点点头,好像是听谁说过这种说法,人际交往中,那些强有力的家伙是大动物,他们是领袖,众望所归,一言九鼎,而那些没什么存在感的是小动物,只能仰望大动物。
      “我还是个小动物的时候,有只大动物对我特别好,帮我咬人;现在大动物被咬了,趴在地下了,谁咬他,我就咬死谁!”路明非缓缓地说。
      诺诺沉默了很久,摸出一件东西丢给路明非。
      那是一个面具,像是那种戴在古埃及国王的脸上陪他下葬的面具,面具上的人面沉静庄严。拿到面具的时候,路明非的手猛地抖了一下,因为这张面具曾经戴在奥丁的脸上。
      他仔细地抚摸端详那张面具,面具内侧表面上布满了血管般凸起的纹路,还有类似生物组织的奇怪结构,材质很难判定,倒像是用某种古生物的化石雕刻的。
      他有种隐约的冲动,想把面具扣在自己脸上试试,但还是克制住了,这东西让他觉得很不舒服。
      “如果我告诉你奥丁的面具背后就是你师兄,你还会这么护着他么?”诺诺深深地看了路明非一眼。
      路明非猛地坐直了,瞳孔中一片空白。
      过了片刻,他才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,缓缓地躺回椅背上。
      他很清楚这不是一个玩笑,诺诺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。诡异的奥。ㄒ桓泄亓娜司褪浅雍。
      楚子航十五岁的时候,奥丁在高速公路上杀死了他的父亲,他矢志报仇,加入卡塞尔学院,后来他被某种神秘的力量从每个人的脑海里抹掉了,自己却又化身为奥。羰卦谀翘跸掠甑母咚俟飞。
      一切连起来就像耶梦加得,不是夏弥,而是神话中那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蛇,周而复始的死循环。
      迷雾越来越浓,让人不由得恐惧。
      “当时你几乎要杀死你师兄,但当你把这个面具从他脸上扯下来的时候,你看见了他的脸,愣住了,我真不敢相信那么狂暴的你还能停手,可你真的就停下来了。”诺诺说,“面具一旦被扯下,他也停止了行动。你们两个就这样僵在那里,像两个耗完了发条的小玩具。”
      路明非敲敲自己的脑壳。回忆起来大脑深处一抽一抽地痛,但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幕,他狂暴地想要撕碎奥。钦攀煜さ拿婵缀鋈怀鱿衷谒媲,他忽然就从混沌的怒火中清醒过来,呆呆地看着那张脸,感觉着浑身近乎沸腾的血液渐渐冷却。
      好像是小魔鬼在他背后发出了不屑的冷笑,随即他就失去意识,仰面栽倒。
      “他似乎是被这张面具控制着,面具赋予他恐怖的力量。摘掉面具之后他就没那么强大了,但还是有很强的攻击性,但那种攻击性是出于恐惧。他非常恐惧,所以我一直给他注射氯胺酮,让他保持昏睡,但即使摘掉面具。我本想让你看的是昏睡的他,但不戴面具他的血统还是很强,会对镇静剂产生越来越强的抗药性,这次他比之前醒得早,找了个地方躲起来。你进去的时候,他大概误以为你是个威胁,所以才会攻击你。”诺诺说,“我很难断定此刻的他是你师兄还是奥。较衷谝痪浠岸济凰倒。”
      “那确实是师兄没错。”路明非说。
      “你那么肯定?”诺诺挑挑眉毛。
      “我刚才在他旁边坐了一会儿,他在昏睡中说梦话来着,叫了两个人的名字。”
      “难道他梦里向你求救?”
      “不,他只是喊爸爸妈妈。”
      诺诺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      “但我还是不记得他。”沉默了片刻,诺诺说,“我能猜到这个人就是你说的楚子航,但我对他没什么印象,我记忆中的狮心会会长依然是阿卜杜拉?阿巴斯。”
      路明非一怔。

   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   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